导航: 主页 > st一级代理商 >

st一级代理商

百亿连环雷爆了!上海电气、凯乐科技等5公司入2021-10-12


  7月27日,凯乐科技600260股吧)(600260.SH)开盘一字跌停,连收两个一字跌停板;汇鸿集团600981股吧)(600981.SH)在经历了前一天的跌停后,继续低开;中天科技600522股吧)(600522.SH)在经历三天两一字跌停后,微幅高开;国瑞科技(300600.SZ)在经历连续阴跌后小幅低开。

  整体看,前述4家上市公司近日股价表现都可以用惨烈形容,有的还出现连续跌停。界面新闻了解到,前述公司与上海电气(601727.SH,一个多月前“踩雷”的经历类似。上海电气在爆雷后收获了一个跌停板。

  它们股价暴跌背后,是专网通信领域百亿巨雷的引爆。引爆这个“连环雷”的,是一个叫隋田力的“神秘人”。

  7月23日晚,汇鸿集团突然披露重大风险提示公告称,其控股子公司江苏汇鸿国际集团中锦控股有限公司(简称“中锦公司”)经营的电子通信设备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的情况。

  公告称,因客户航天神禾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简称“航天神禾”)未按照合同约定付款,中锦公司截至公告日逾期应收账款19628.24万元,占上市公司最近一年经审计净资产的3.63%;暂缓交付存货货值(扣除已收到的预付款)为17737.84万元,占其最近一年经审计净资产的3.28%;另外,按约定合同项下将有总计21819.40万元货物应于2021年8月5日和9月29日待交付,如届时逾期应收账款问题仍未解决,可能增加存货的金额(扣除已收到的预付款)为17783.76万元,占其最近一年经审计净资产的3.29%。

  上述业务自2015年开始。汇鸿集团坦言,该事项可能导致公司产生损失的风险;存货可能因无法足额变现,导致存货减值风险。中锦公司电子通信设备业务的供应商、客户与公司及其他子公司主营业务的供应商、客户没有重叠。据其透露,上述事项合计金额55,149.84万元,占汇鸿集团最近一年经审计净资产的10.21%;截至2021年7月21日,账面货币资金余额37.63亿元,不受限资金余额31.02亿元,一年内到期有息负债89.44亿元。

  当晚,凯乐科技也披露,其专网通信业务预付账款余额为62.27亿元,其中出现供应商逾期供货合同金额11.51亿元,上游供应商已出现交付不及逾期,若未来持续不能如约供货或退回预付款;同时,涉及应收账款余额为0.61亿元全部逾期尚未收回;公司专网通信业务存货余额为2.11亿元,目前下游交付短期已出现障碍;据此,该公司预付账款、应收账款、存货等均可能存在损失风险或资产减值风险。

  据介绍,2020年5月至9月,凯乐科技与新一代专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简称“新一代专网通信”)签订了29份《产品购销合同》、1份《补充协议》;据此,该公司向新一代专网通信采购隧道式加密传输服务系统处理器、智能自组网数据通信模块、高速数据处理嵌入式系统三款产品;签订合同后一般情况下一周内预付不低于30%的采购款,满6个月支付合同总价65%货款;合同签订后,凯乐科技按照被告的要求已支付了全部合同95%的预付款,但新一代专网通信却迟迟不能交货,已构成根本违约。

  两天前的7月21日,中天科技“自爆”称,公司及其下属经营高端通信业务的控股子公司南通江东电科通信有限公司(简称“江东电科”)存在部分高端通信业务相关合同执行异常。截至2021年6月30日,合并口径预付款项21.35亿元;对应原材料供应商交付不及预期、应收账款51233.16万元逾期、扣除已收到的预收款项后剩余未交付存货货值11.07亿元。2019年新增的高端通信业务之供应商、客户与公司主营业务的供应商、客户没有重叠。2020年,其高端通信业务营业收入占总体比重5.47%,归母净利润占总体比重4.72%。截至2021年7月20日,中天科技账面货币资金余额88.52亿元,不受限资金余额72.5亿元、一年内到期有息负债29.43亿元。

  据中天科技透露,其与供应商浙江鑫网能源工程有限公司(简称“浙江鑫网”)签订了系列高端通信业务原材料采购合同,以10个月期限的银行承兑汇票向其预付100%的原材料采购款;截至2021年6月30日,中天科技高端通信业务合并口径账面预付款项金额为21.35亿元,已经超过合同约定交付期一个月未交付的原材料金额为96695.28万元,浙江鑫网迟迟未发货,也未退回预付款项。同时,江东电科与客户航天神禾签订了系列多网融合应急通信基站用设备购销合同;航天神禾在收到高端通信产品后未按照合同约定付款期限付款至公司账户,截至2021年6月30日中天科技高端通信业务逾期应收账款合计51233.16万元。

  7月12日,国瑞科技也称,公司自2019年开始经营的多网状云数据处理通信机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扣除已收到的预收款项或定金后对应的存货约9844万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8.43%),以及应收账款16685万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4.29%)逾期可能导致公司发生损失的风险。

  据透露,2020年,国瑞科技与富申实业公司、南京长江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南京长江”)、哈尔滨综合保税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哈综保”)签合同约定,公司应在收到客户预付款或定金后在指定时间内完成备货,并根据客户指令交货;客户已就前述部分合同向公司支付预付款或定金,同时国瑞科技亦按照协议约定完成产品的生产和检验工作;近期,经多次催告,部分客户仍迟迟未按协议要求按时履行合同约定的提货义务。

  在三天后(7月15日)发布的诉讼公告中,国瑞科技披露更多细节:2021年3月27日,上海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星地通”)与国瑞科技签订《补偿协议》,约定上海星地通承担督促买方按期支付货款的责任,如买方逾期,则由上海星地通补偿原告购销合同约定的违约金,补偿额不超过相应合同总金额的5%。

  今年5月30日晚,上海电气突发公告称,其控股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上海电气通讯”,公司持有40%的股权)存在大额应收账款无法收回的风险;截至公告日,上海电气通讯应收账款余额为86.72亿元,账面存货余额为22.30亿元,通讯公司在商业银行的借款余额为12.52亿元,公司向通讯公司提供的股东借款金额合计为77.66亿元。极端情况下,上述情况最终可能对公司的归母净利润造成83亿元的损失(即对通讯公司的股东权益损失和股东借款损失)。

  上海电气当日发布诉讼公告称,首创集团及旗下首创贸易合计拖欠上海电气通讯货款11.93亿元及违约金,哈尔滨工投集团拖欠上海电气通讯货款5672.25万元及违约金,富申实业拖欠货款7.88亿元及违约金,南京长江拖欠货款20.89亿元及违约金,合计涉44.63亿元。

  据介绍,上海电气通讯成立于2015年,主要生产、销售专网通信产品,与凯乐科技、汇鸿集团、中天科技、国瑞科技前述涉及风险的业务一样。所谓专网通信,是指为政府与公共安全、公用事业和工商业等提供的应急通信、指挥调度、日常工作通信等服务,在一些行业、部门或单位内部,为满足其进行组织管理、安全生产、调度指挥等需要所建设的通信网路。

  专网通信的销售模式也都比较固定,如前述5家上市公司所披露,所采取的销售模式都是:客户预先支付10%的预付款,其余款项在订单完成和交付后按约定分期支付;该类业务从原材料采购到验收交付的周期约为9个月。从披露情况来看,上海电气和汇鸿集团均自2015年有了专网通信业务,比较早;国瑞科技、中天科技2019年才开展这一业务。

  正如国瑞科技所言,开展这一业务有利于扩大销售规模,是提高综合收益的一种方式。然而,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即便有10%的预付款,前期大部分的原材料采购、设备等成本投入压力也不小。

  从上述5家A股上市公司披露情况来看,危机自去年年初出现。国瑞科技指出,2020年底,富申实业公司未能按照约定履行产品验收交接和支付货款的义务;富申实业、哈综保也未能依约在2021年2月28日前兑付商业承兑汇票。上海电子则到2021年4月末才陆续发现通讯公司应收账款普遍逾期。

  不过,在分析人士看来,专网通信这一销售模式或许踩了监管红线。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滕云此前曾发文指出,“根据笔者的实务经验,结合上市公司公告中所涉及的欠款主体、欠款金额、业务模式等,笔者推测发生上述巨额逾期应收账款的业务有可能会涉及到‘融资性贸易’。”

  滕云律师解释,所谓“融资性贸易”,是指参与贸易的各方主体在商品及服务的价值交换过程中,依托货权、应收账款等财产权益,综合运用各种贸易手段、金融工具及担保工具,实现获得短期融资或增持信用目的,从而增加贸易主体的现金流量。

  这一方式,早就为监管部门所“严令禁止”;2021年1月,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彭华岗介绍2020年中央企业经济运行情况时再次强调,坚决禁止融资性贸易,“发现一起通报一起、追责一起”。

  总结前述5家公司所披露的风险情况,相关风险损失或达120亿元。此前,滕云律师认为,上海电气所遭遇的风险事件能够在法律规定的框架内通过合法合理的方式尽快解决。目前,上海电气、凯乐科技、国瑞科技等均已向法院正式提起诉讼。

  同时,上交所等监管部门已对前述A股公司下发监管函,要求其核实“销售业务开展模式、主要客户与供应商关系、资金与货物流转情况、生产资料与业务规模匹配性”等情况。此前在7月5日,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上海电气遭证监会立案调查。

  隋田力何许人也?界面新闻了解到,隋田力旗下新三板挂牌公司海高通信(839211.NQ)曾公开披露其工作履历。

  海高通信2020年年度报告显示,隋田力出生于1961年8月,大专学历。曾于1979年至1994年在部队服役;复员后,被安排到江苏省政府工作;1998年11月后长达十年,他任职上海星地通讯工程研究所所长;于2007年,隋田力“下海”成立南京三宝;随后,他先后出资设立江苏省国信大江通信、新一代专网通信、江苏省圣迪创业投资、上海星地通、北京赛普、航天神禾、上海奈攀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深圳天通信息科技、北京海典科技等公司;2020年12月至今,他还是上海电气通讯的副董事长。

  根据相关上市公司披露,在上海电气和国瑞科技起诉的企业中,出现了共同的被告富申实业和南京长江。上海星地通则为富申实业和南京长江的债务与国瑞科技签协议承担连带责任;同时,上海星地通还是上海电气通讯公司持股比28.5%的第二大股东。另外,汇鸿集团与中天科技的客户都是航天神禾。

  天眼查显示,上海星地通注册资本金3000万元,注册时间2011年7月,由自然人隋田力和邹荀一分别持股90%和10%。而航天神禾注册资本1500万元,注册时间2009年7月,由北京赛普工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北京赛普”)、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各持股50%,隋田力担任董事长。上海星地通持有北京赛普60%股权

  此外,凯乐科技的客户新一代专网通信注册资本金1亿元,注册时间2009年11月,顾平持股70%,王桂仙持股30%。但界面新闻查询天眼查后发现,2017年9月前,隋田力全资持股的上海星地通讯工程研究所是新一代专网通信持股30%的法人股东,彼时隋田力还是新一代专网通信的董事和总经理。

  另据界面新闻了解,上海星地通、航天神禾、新一代专网通信,还曾多次上榜包括*ST华讯(000687.SZ)、ST新海(002089.SZ)、宁通信B(200468.SZ)、中利集团002309股吧)(002309.SZ)、浙大网新600797股吧)(600797.SH)等多家上市公司的预付账款或应收账款名单中,所涉采购业务基本为专网通信或通信产品业务。

  不止于此。据第一财经此前统计,隋田力还通过最早于2007年成立的南京三宝通信技术实业有限公司(简称“南京三宝”),曾频频出现在江苏舜天600287股吧)(600287.SH)、弘业股份600128股吧)(600128.SH)、航天发展000547股吧)(000547.SZ)、际华集团601718股吧)(601718.SH)、*ST华讯等多家上市公司预付款或采购商前五大供应商名单等各类公开信息中。界面新闻了解到,直到2019年10月,隋田力才退出南京三宝股东名单并卸任董事长职位。

  据此,隋田力通过上海星地通、航天神禾、新一代专网通信、南京三宝等相关公司,构建了一张覆盖专网通信业务的“大网”,前述已涉及的上市公司达15家。

  在构建专网通信“大网”时,隋田力试图打通专网通信的资本之路。2016年3月14日,隋田力和刘青(系隋田力配偶弟弟的配偶)通过上海星地通和北京赛普受让海高通信股份,成为海高通信第一和第二大股东;2016年9月,海高通信挂牌新三板。

  2018年6月,A股上市公司新宏泰603016股吧)(603016.SH)宣布,拟作价18亿元收购海高通信100%股权,增值率为800%;如果顺利,隋田力或借此成为新宏泰股东,进入A股市场。该重组最终告败。

  公开信息显示,海高通信股权转让完成后,其原主营公网通信业务在2015年开始延伸至专网通信领域。从2016年披露的公开转让书来看,洛阳杜康酒生产厂家,隋田力入主后,给海高通信带来了凯乐科技、江苏中利电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江苏中利”,A股上市公司中利集团持股19%)两大重要客户。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凯利科技向上海星地通和新一代合计采购44.11亿元,占总采购金额比约为81%。而江苏中利一直是海高通信的第一或第二大股东,2020年涉及销售额3375.26万元,占海高通信年度销售比例的43.72%。

  另据海高通信2016年至2020年披露的年报报告,凯乐科技、ST新海、北斗导航科技有限公司(合众思壮002383股吧)002383.SZ参股33%,2018带来销售收入5872.95万元占年销售额的35.89%)等先后进入其前五大客户之列,先后采购海高通信的专网通信产品。

  值得一提的是,海高通信2019年年底的公开信息,已经透露出一些危险信号。

  事情由海高通信大客户ST新海开始。2019年12月24日,海高通信发布委托贷款逾期公告称,公司于2019年2月、3月先后以自有闲置资金通过平安银行000001股吧)向ST新海子公司苏州赛安电子技术有限公司(简称“赛安电子”)分别提供委托贷款5000万元,合计1亿元,期限均为10个月,年利率10%;按约定,赛安电子需要于2019年12月20日、2020年1月13日还款。但赛安电子到期却未偿付,于2020年1月13日解释“受经济大环境的影响,我司到现在仍未收到下游客户账款,导致公司资金紧张无法如期归还委托贷款本金及利息”。2020年4月,通过走诉讼程序,海高通信才收回相关欠款。

  但可以看到,在2018年因专网通信业务大增而净利润攀升至史上最高1.22亿元后,海高通信于2019年、2020年的净利润却连续下滑51.2%、50.63%至5962.23万元、2943.43万元。彼时,回款情况不佳、加大坏账准备计提比例,是海高通信给出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

  海高通信近年来归母净利润情况。图片来源:东方财富300059股吧)Choice数据

  隋田力的危机渐近。2021年6月24日,海高通信公告显示,基上海于星地通与相关方买卖合同纠纷案件,公司股东上海星地通持有公司股份240万股被司法冻结;到7月,上海星地通所持海高通信全部2160万股股份均被司法冻结;7月20日,北京赛普所持全部1728万股也被司法再冻结,公司实控人之一刘青、关联股东张涛所持全部股份被司法冻结。



友情链接:

深圳市合通泰电子有限公司代理经销村田滤波器,贴片电感代,旺诠合金电阻,nxp电源管理芯片,avx钽电容,st一级代理商,欢迎来电洽谈村田滤波器,贴片电感代,旺诠合金电阻,nxp电源管理芯片,avx钽电容,st一级代理商相关业务18145855552